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行业资讯
行业资讯

抢了一年货柜的货代:有的赚翻了,有的只达“温饱”

深圳市龙祥货运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22-02-09

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都还挺忙的,连续上班要到正月。”春节前两天,在上海虹口区的一座大楼里,老赵仍在忙碌他的生意,通过电子设备与海外的客户联系。

      老赵是一位资深的海上货运代理业务从业人员。他的公司系美国一家大型船舶公司的国内货代,这家船舶公司主要跑上海港到美国洛杉矶的快船航线。他说,整个2021年的海运货柜、舱位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,全年都是在“抢货柜”“抢舱位”,一直到年末都没有歇息。

      海运运力需求大增的背后是中国进出口贸易额的提升。据海关统计,2021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.1万亿元人民币,比2020年增长21.4%。其中,出口21.73万亿元,增长21.2%;进口17.37万亿元,增长21.5%。

      老赵说,2021年他的收入相比2020年略有增长,因为单个货柜的利润有所增长,这其中的主要逻辑是:全球海运不畅造成返柜效率下降,由此导致货柜和舱位紧缺,运费节节攀升;因为疫情的原因,国内的盐田港等港口也在短时间内有过“封港”,加剧了市场压力。

      “从去年5月份开始到今天,我一直都挺忙碌的,长期处于超负荷、高运转状态。整体来说,都是比较缺柜,企业生产也比较紧,美国客商在中国下了大量制造订单,使得中国出口暴增,整体物流供应链的各环节,价格随之水涨船高。”老赵说,他一直在沟通仓库、车队等细节问题。

      老赵说,2021年全年,舱位都非常紧张,且运费价格飙涨,平均一个40尺的高柜,价格在3万美元至3.5万美元,而他将这些舱位再以2.8万美元至3万美元的价格销售给直接客户。这样算下来,老赵可拿的佣金也相对较高。

      按照往年数据,一个40尺集装箱从中国到美国海运价格一般是1000美元-2000美元。2021年5月以来,中国到美国的集装箱运价持续攀升,到8月已突破3万美元/40英尺集装箱,涨幅达十几倍,此后持续维持在高位。

      老赵的公司每个月固定从上述船公司获得几十个货柜,同时他自己每个月基本有六七个柜子,全年下来共计拿了七八十个货柜。虽然数量看起来不多,但其实在货代行业,这一“成绩单”已相当可观。要知道,船公司的舱位“一舱难求”,在市场上拿舱位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  “从船公司那里拿舱位,并不是想拿多少就能拿多少,这些舱位都是根据前几年我们从船东的拿舱位数量,再内部核算进行分配的。”老赵说,一家船公司几万个舱位,基本就分配给了长期合作的一些一级货代企业,临时性“散客”或者较小规模的货代公司从船公司拿到舱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  “去年整体来说,正常情况下货代公司的利润有所增加,但有些小型货代公司与船公司之间没有供应协议。因此船公司很难给他们拿出平价的舱位。要知道,市场上的舱位价格已经很高了,如果再在此基础上加价卖给客人,难度就非常大,毕竟舱位市场价格还是比较透明的。”老赵说,对一些与船公司有长期舱位供货协议的货代企业,2021年营业额和利润都是翻倍增长,甚至增长两三倍。“航运市场像股票一样,处于高位控盘的状态,舱位和价格都掌握在船公司手中。”

      老赵认为,混乱的行情下,货代行业已经有“两极分化”的迹象,有的企业能够拿到更多货柜,自然收入可以相当可观,而有些企业——比如中小型货代企业——因为难以拿到舱位,有的企业勉强过“温饱”线,而接下来可能会越来越难。

       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要想能够获得船公司的亲睐,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站稳脚跟?从老赵公司的经验来看,除了与船公司长久合作的信任基础,货代公司自身有意识选择细分领域深耕,是其扎稳市场根基的重要选项。

      老赵说,他们主要帮助长三角的服装企业从事外贸服务,“很多客户都是做美国电商的企业,包括亚马逊等企业,疫情之下,欧美国家很多居民选择网购,导致国内外贸服装企业订单接到‘手软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.98万亿元,增长15%;其中出口1.44万亿元,增长24.5%。从老赵服务的纺织服装行业来看,据海关总署统计,2021年,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超3100亿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,全年实现“超预期”增长,并在9月至12月连续4个月实现当月同比正增长。
(本文转自第一财经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
合作伙伴